樂齡網 >>  雜談頻道 >>  文章 >> 文章內容

發表時間:2020-10-31 11:50:27


 

 

 

01.

 

1975年的12月中,當我離開的時候,北方的農村已經進入冬季。遠近山梁上,田野里,能看到稀薄的雪。山上的樹葉早已枯黃,唯有油松依然墨綠。

 

莊稼收了,掰了棒子的玉米秸被砍下,一堆堆的矗放在田間,你不要以為那是鄉親們不要的,在一個燒柴都稀缺的年代,這些玉米秸就是冬日里燒火做飯暖炕的,當然還有玉米根。

 

1970我來到這里,到1975年中斷還有半年畢業的學業離開,我那會兒不知道命運是什么,甚至也不知道將要去的會是什么。是的,我覺得我有點像一片葉,只是被風定向的吹到了另一個地方。當然,我是一片順便帶著種子和生命的葉,所以,這叫命中注定。

 

沒有人知道未來。

 

我們知道的是當下,是如果能參加工作,成為工人階級一員,那簡直就是天上砸下了一塊燒餅,盡管冬日里硬邦邦的。

 

那會兒還沒有“今天是個好日子”這樣的歌,所以,我站在院子里嚎了一嗓子:

 

“要學那泰山頂上一顆蔥啊-啊”。

 

俺爹不愿意了,黑著臉:人家那是一棵松,怎么到你小子這里就成了一顆蔥。

 


02.

 

   我笑著不解釋,心說:老爹啊,若能混成一顆蔥您兒子就算造化了。

 

   自打我把他老人家視為最愛的半導體收音機,搗鼓的只能收到莫斯科廣播電臺,那悠悠揚揚的鐘聲之后,那播音員略帶生硬,大舌頭的深沉:

 

這里是莫斯科廣播電臺,現在是對華廣播。

 

老爹第一次聽的時候臉都綠了:這他娘的是敵臺啊,這是反動啊,你小子怎么弄的?

 

也是從那時候起,老爹就覺得我這小子實在不安生,一個好好的,義正辭嚴的,鏗鏘有力的中央人民廣播電臺,居然能被莫斯科敵臺取代,當然后來我總算又把那個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的波段找回來了。

 

所以,當1975年初,工廠來招工的時候,盡管我的年齡不達標,當然也就差大半年,我還是毫不猶豫的報了名。

 

當工人啊,自主了,多好的事情?!

 

03.

 

我依然記得要離開之前,我還是去了趟就讀的中學,和哪里的同學,老師們告別了,我不掩飾我內心喜滋滋的。所以,那最后一次走的來回接近二十多里的路,有一首歌我改編了:

 

馬鈴兒響來,烏鴉唱,小子我就要進工廠……

 

但是,真要離開,哪有那么簡單?年邁的父母,我走后他們會怎么樣?

 

那是一個糾結的時候。

 

老爹對我的教育就是:走吧,翅膀硬了就去飛,飛多遠,飛多高是你自己的事情。

 

我心里說:飛不遠也飛不高,因為這里有我的窩巢。

 

溝口外村子山腳下的那條河已經結冰,我看著在柴棚一隅里的冰車,算是告別了。

 

我自己對自己說:都要當工人了,還能像個孩子一樣滑冰車?成何體統?辱沒老大哥形象。

 

這就告別冰車了!

 

 

04.

 

    很多年后,我第一次聽到那首《愛的代價》,我聽到這幾句的時候潸然淚下:

 

    走吧 走吧

人總要學著自己長大

走吧 走吧

人生難免經歷苦痛掙扎

 

這個世界里,我們都是微塵,都是過客,曾經揣著初心和認真上路,走著走著,初心沒了,走著認真丟了,這走著走著,走過了許多年華,走著走著走到了夕陽下。

 

一套行李,一個木箱,木箱里是我出發的時候,人生的家當,厚厚的棉被褥是母親夜夜燈下趕制的,一個那時代普遍的灰色氈毯,鋁飯盒,好像還有一個旅行袋。

 

45年后,我坐在陽光的三居室里,敲下這些文字,累了就站在廳里看著遠方的海,不同的時空之下,我穿越了幾度年華?終于抖落了一身倦塵,選擇了寧靜。

 

我記得我在剛參加工作的時候,給遠方的二哥寫信,求教“社會經驗”,二哥來信對我說:哪有什么社會經驗是現成的,你自己的路自己走,自己的經驗自己摸索就是了。

 

我內心對二哥的這個表達極其不屑:不是說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嘛。

 

 

05.

  

大約十幾天前,我和我的發小同學去了當年離開的那座山溝,去看了父親他們哪所戰備醫院的遺址,我家曾經住過的那個青石拱房還在,甚至我覺得當年我們父子壘的院墻的還在,只是一片凋敝之中,為行程平添了幾分嘆息:

 

昔我往矣青山依依,今我來兮殘垣斷壁……

 

我一個人默立在昔日家門口的土路上,依稀記得這里曾經有一座小橋,不知什么時候毀于洪水,當年我們出發的時候,就是在這里單位的車接走了我們二十多人。

 

站在罩了帆布棚的解放汽車上,在車開動的那一刻,我看到瘦弱的母親,踮著小腳向我揮舞的手臂。那是一個永恒的畫面,無論時空如何變幻,它早已經凝固在我的記憶里。

 

離開的時候,幾個女孩子哭成淚人,我有點不以為然,哭啥?高興都來不及呢,這念頭剛一出來,就覺得自己的嘴巴有點苦澀。

 

不知是誰領頭唱了幾句:

 

革命人永遠是年輕,他好像大松樹四季常青……

 

我聽了想笑,因為我想起自己改編的一顆蔥。

 

再見,這片北方的原野,再見,這里的山山水水,再見我的師長同學們,我帶著青春的癡狂,一扭頭對明天充滿著新奇的渴望。很多年后的今天我才明白,那種輕浮的癡狂,傷害了歲月,也傷害了純真。

 

歲月的風帶走了我

我在飄飛的路上唱歌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201029日星期四

 

 

共獲得積分:14 ,共14條加分;共收到:0朵花。

 加載加分內容中...
收藏 加分 送花(送一朵花扣除10積分)
  •  加載評論中...

發表評論


相關文章

    暫無相關文章!

精華文章

北京天坛知青角

[閱讀]

最新活動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晓游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(*^▽^*)MG黄金版怎么玩容易爆分 (^ω^)MG阿瓦隆APP下载 云贵川22选5开奖公告 内蒙古快3360 下载六合彩特码图 (★^O^★)MG相扑君的逆袭新手攻略 (^ω^)MG圣诞奇迹新手攻略 2020年台湾码开奖网站 (★^O^★)MG火热KTV玩法介绍 上海快3形态走势一定牛 (*^▽^*)MG黑暗故事APP下载 手机上可以买彩票吗 (*^▽^*)MG戴图理的神奇七游戏规则 浙江快乐彩119开奖结果 (^ω^)MG轩辕帝传新手攻略 (*^▽^*)MG丧尸来袭试玩网站